用媒介即信息的方式去重温热门话题 | 思读实验室 02 期

你现在阅读的,是「思读实验室」第二周的分享内容,这一周分享内容所涉及到的信息源主要包括以下几个:

其中的一些文章,有些是当时的热门文章,有的是当时的热门话题,现在重温一番,别有另一番体会,也算是另一种「后续」吧。接下来就具体看看「思读实验室」第二周大家都分享了哪些内容吧。

《谁能扛起再造中国现代化的重任?》

分享内容:《谁能扛起再造中国现代化的重任?》 

分享人:菲兹

长江产经研究院特聘研究员沈晓杰在这篇文章中指出:经过 40 年的发展,中国的「改革开放」已到了一个新的瓶颈期。在这 40 年里,政府和民间在积累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实力和财富的同时,中国的社会也积聚了空前大量的社会矛盾。

中国的现代化状况,在某些方面上和西方国家已相差不大,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中国现代化的进程该如何去破局?虽然我们的城市现代化拥有了一定程度上的发展,但不可否认的是,在城乡一体化的发展上,中国却要完全不同于西方国家。中国的乡村目前面临着「空心化、贫穷化和边缘化」的尴尬境地,本文从这点出发,列举了一些社会现象和数据,从「乡村现代化」这个议题来讨论进一步实现现代化的社会和理论基础。

(原分享的是 FT 中文网文章,因文章限时免费期结束故而找寻了 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 的文章)

《人工智障 2 : 你看到的 AI 与智能无关》

分享内容:《人工智障 2 : 你看到的 AI 与智能无关》 

分享人:胡铱鑫

人工智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都是热门的话题,各家推出的人工智能助理则助推了这个话题。对话智能行业真的如它所展现得那么好吗?来看一看业内人士是如何吐槽这个话题的——「我不是针对谁,只是现在所有的深度学习都搞不定对话 AI」。

《梁文道:《祭侄文稿》外借争议,又一次操纵情绪的胜利》

分享内容:《梁文道:《祭侄文稿》外借争议,又一次操纵情绪的胜利》 

分享人:菲兹

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向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借出颜真卿书法真迹《祭侄文稿》一事在中文世界引起了一道道波澜,一时间大家纷纷都在讨论这次的事件。本文是道长梁文道援引多方案例对本次事件的一个描述。

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 - Wikipedia

分享内容: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 英文 / 中文 

分享人:阿默

衍生阅读:

阿默:最近听的两期播客,都提到了同一个观点,「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」,媒介即信息。

「媒介即信息」是由加拿大学者马素·麦克鲁汉提出的一个传播学概念,意思是人们理解一个讯息时会受到其传播方式的影响,传播媒介的形式本身早嵌入了该信息当中,信息跟其传播媒介之间有着共生关系。

《侘寂之美》

分享内容:《侘寂之美》 

分享人:南百城

一个比较东方的关于语言的故事。「wabi-sabi」在中文中翻译为「侘寂之美」,它与「一期一会」一样是日本美学的核心部分。万物的本质是自然的流动,随着时空演进,优雅而平静地面对消逝。

衍生阅读:

《BBC 拍摄了 56 年的「跑题纪录片」:原来,人生没有标准答案》

分享内容:《BBC 拍摄了 56 年的「跑题纪录片」:原来,人生没有标准答案》 

分享人:Theta

1964年,导演迈克尔·艾普特(Michael Apted)开始为英国ITV电视台拍摄记录片《7 UP》,他把来自于英国各地不同社会阶层的14个7岁儿童集合在伦敦动物园里,拍下他们玩耍的片段作为纪录片的开头。当时的艾普特有一个宏大又疯狂的想法,他想要记录这些孩子长大成人的过程,甚至之后的人生

《数字世界中的纸张——理解 PDF》

分享内容:《数字世界中的纸张——理解 PDF》 

分享人:菲兹

PDF 是我们经常接触的通用性好相对稳定的一种格式,但它的可复制性和迁移性又是很令人困扰的一个话题。本文从技术的角度来论述 PDF,解释了它的稳定性、难以复制和迁移的特性。

而对 PDF,作者提出了PDF 的本质就是电子化的纸张、「PDF 与其说是一种数字文档,不如说是实体文档在数字世界中的倒影」这样很有意思的论述。

《响铃:微信拒绝老好人》

分享内容:《响铃:微信拒绝老好人》 

分享人:菲兹

文章是对「无法用微信登陆抖音(微信封杀抖音登录接口)」事件的一个讨论,里面提到的基础设施、运营商模式这个论点很少人讨论,可以一读。现在很多平台都借微信这个「基础设施」发掘基础用户,这种模式从商业竞争的角度来说真的合适吗?

又及,提到运营商模式,想起了之前烹茶的一篇讲述下一代社交网络的文章。里面提到了通讯录好友(当然和《响铃:微信拒绝老好人》这一篇文章不是一个话题,只是突然想起来)。里面讲述了他们对下一代社交网络的设想。

衍生阅读:

《安替 | 论新媒体、假新闻与美国变局》

分享内容:《安替 | 论新媒体、假新闻与美国变局》 

分享人:仲伟

关于媒体与技术,读完非常有启发。许多重要的历史进程,离不开传播媒体的造就,背后又是技术变革在推动。我们如今处在假新闻泛滥的时代,仿佛是新一轮变革的前兆。

菲兹:看到上面的媒体与技术,好奇这个话题就在微信里搜了下,发现这篇文章蛮不错推荐一下。它对 2018 年的新闻媒体与技术做了一个整体回顾,并作出了 2019 年的预测。

衍生阅读:

《Tumblr、Pinterest……一个个想创造新模式的应用都失败了,它们改变了什么又为何没落?| 好奇心商业史》

分享内容:《Tumblr、Pinterest……一个个想创造新模式的应用都失败了,它们改变了什么又为何没落?| 好奇心商业史》 

分享人:张翼然

Facebook、Tumblr 、微信、QQ、Instagram、Pinterest、Twitter 这些名字你一定很熟悉,当然,在泛社交领域,有过尝试的远不止这些产品,但是这十年间,大多数社交应用用户量下滑,有的甚至昙花一现,只有 Facebook 和腾讯笑到了最后。本文论述了国外主流社交应用和 QQ、微信等部分国内应用的发展和为社交所做的一些创新尝试。

《Why Are Young People Pretending to Love Work?》

分享内容:《Why Are Young People Pretending to Love Work?》 

分享人:菲兹

纽约时报这篇昨晚粗看了一遍没有看懂,现在看才有一点理解。文中从 WeWork 展开讨论,讲述了 Wework 等不断打造新的工作文化的模式下,「假装热爱工作」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。让我想起了之前听过 BYM 的一期节目,也是从 WeWork 展开讨论的一个点,和文中有所不同,它从 Wework 的模式延伸出了「永恒少年」这个议题。

衍生阅读:

写在后面的话:

「思读实验室」是一个记录个人思考和阅读的实验计划。这个计划的初衷,是希望参与这个计划的每一个人都能够保持思考和阅读的习惯。

这个计划所希望的,是相似价值观体系内的阅读和个人的推荐,尝试去降低圈层门槛、消除圈层之间的壁垒,试图去构建个人的阅读/价值观体系。当然,并非是说「思读实验室」就可以成为你的主要阅读来源,一个人的阅读不应被渠道和信息所限制住,它更贴切地说,是这其中推荐的每一篇内容,都值得你去一读,当你希望阅读一些内容的时候,这里可以成为你的一个选择。